黎杪

沙海пусть вино成员
这条路上总要有人同行,是我又有何不可呢?

  我尝试过继续骗自己,不去关注那些事,不去看不去想,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。我本以为我可以继续当一个麻木冷漠的人,但我本质上是个懦弱的共情者。我什么都做不到,只能清醒着堕落,只能麻木地看着。

  人总归是要死的,死在寂静冰冷的湖泊也好,埋在开满鲜花的山上也罢。但绝不是还没好好看过这个世界,就被永远封存在无尽的漫漫长夜和永无止境的大雪纷飞中。

  2025,我真的能去长白吗?

  他为了知遇之恩忠心相随,殉命护航。

  2022.11.04我在甘肃

  敬潘子一杯酒,

  忠骨永存浩气囚,阎店白首,你可为己可步留?愿魂归,我先干这杯。


【金风玉露|都凤衍生 桓渊11:00】Daylight

#都凤中秋一换一活动#

  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!

我的萌新不见了呜呜呜呜呜(掩面痛哭)

提醒/避雷⚠️:文中🈶颜淡,但不多,和CP也没有太大关系,有点姐控

  

  

  

——“他以为你是随处可见的日光,但我知道你是带来希望的黎明。”

  “师弟|・ω・`)”   “应渊~”   “渊儿(⑉°з°)-♡”   “应渊帝君。 ”  “应渊!不要!”他听见自己说:“再见了,桓钦。”眼前灰暗的一片突然变成白色,躺在床上的尹渊痛苦地捂住头,从梦中惊醒了。

  他神情凝重地走出卧室,同租的好友泫襄看到他这副样子,问道:“怎么?又做噩梦了?”尹渊没有说话,只是点点头,开始整理这次在梦里获得的信息。泫襄看到他这副样子,也不再多问,只是拍拍他的肩膀  “希望你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吧,应渊君。” 后三个字说的非常轻,此刻还在进行头脑风暴的尹渊同学并没有听到。

  自从尹渊能够记事起,他就频繁做这样的梦,梦中总有一个人在喊他的名字,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片段,似乎是一些记忆。今天的梦又有所进展,他得到了一个名字——桓钦。那个喊他名字的人,那些片段,可能都是关于这个叫桓钦的人。而且一提到这个名字,他的心就狂跳不止,像是灵魂深处的烙印。

  这时泫襄又回来了,看到他还在思考后就一把拉住他往外走  “你忘了今天是什么大日子吗?过会再想吧,现在和我一起出门。” 尹渊本想反抗,听到这句话只好作罢,因为自己也不占理,说好今天要为自己满18岁与朋友一起庆祝的,失约可不是尹渊的风格。但是尹渊并不会知道自己信任的好友泫襄心里打的小算盘,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。

  泫襄把尹渊拉到自己车上,尹渊闻了闻车上的气味  “你卖了新的香包吗?还是喷了什么香水?车上怎么这么香?” 泫襄塞给他一个抱枕,没好气地说:“别管那么多了。你今天做了噩梦,还那么早起来,肯定没睡好。现在赶紧睡一会吧,到了可不许你睡了。” 不知是太累了还是香味的原因,没过多久,尹渊的呼吸渐渐平稳起来,睡着了。

  尹渊又做了和那个“桓钦”有关的梦,这次的梦祭有声音也能看到画面。两位身着白衣的人走在路上,举止亲密,一个在想办法逗另一个开心,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是桓钦,他看向另一个不言苟笑的人,竟惊奇地发现那个人和他长的一模一样。

  场景一变,两人又在下棋,一个与白颜淡样貌相似的女孩为两人端上了茶,他从而知道了那个和他长得像的人叫做应渊,名字都如此像,这使他十分震惊。应渊接过茶碗,却发现了不对,和另一个人换了茶,说出的话正好证实了尹渊的猜想  “桓钦,今日我倒想尝尝你的六雾茶。” 虽是已经喝过一口的,对方也毫不含糊地给了应渊,从中也能看出两人的关系十分亲密。而应渊又赢了棋局,桓钦笑着装作生气恼他。尹渊从两人相处的生活中获取了许多信息。

  但是突然,白色的天空变得血红,身着白衣貌似神仙的两人(此时尹渊还不知道就是神仙)也是一身红衣,身上都向外散发着散发黑色的魔气,前一秒还在下棋的两个人现在打了起来,即使他们是密友,却还是打得十分惨烈,好像是要拼出一个你死我活来。应渊身上的伤也到了尹渊身上,甚至隐隐作痛。尹渊并不知道他们为何而打,但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:不是这样的,不应该是这样的!

  “嘿,尹渊?小渊渊?快起来,我们到了!再不起来就不等你了!”泫襄的叫声终于把尹渊从梦中叫醒  “好了好了,叫魂呢?” 刚醒的尹渊自然没有看到泫襄施法的右手,从车里走出和泫襄一起来到与同伴约定的地方。

  “尹渊!泫襄!” 白颜淡急匆匆地跑来,“颜淡,跑慢点,小心摔倒。”两个女孩不紧不慢地走来,那个让颜淡小心的女孩是白颜淡的姐姐白芷昔,另一个就是泫襄的心仪对象陶紫炁。果然,泫襄一看到陶紫炁就脸红了  “桃子你,你怎么来了?” “怎么?我不能来吗?” 陶紫炁一脸玩味地盯着他  “没有没有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  尹渊并没有听他们讲话,他早就感受到背后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在盯着他,他转过头去,看到了梦中的桓钦,他愣住了,在一瞬间,一些不属于这个躯体的记忆突然涌入脑内。桓钦深情地盯着他,一眼万年。

  桓钦好像发现了什么,向他抛了一个吻,不见了。但他知道桓钦会去哪里,  “泫襄,我有点事,我先走了,去去就回。” “欸?”  “他已经跑远了,不管是恢复记忆,还是遇到桓钦,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吧?”  “咱们也要撮合撮合情侣嘛桃子。” 

  再看另一边,应渊找到了桓钦,抱住他。  “应渊?” 桓钦似乎很震惊  “我以为你再也不想看到我了” “不会的,永远不会的,我们再也不要分开。”应渊闷闷地说。桓钦愣了一下,而后绽起笑容,回抱过去  “嗯,再也不分开。”

  颜淡满意地看着这一幕,拉着芷昔一起走了。




彩蛋是小甜饼!不过写的很烂就是了。

ohhhhhhhhhhhhhhhhhhhhhh

  好激动,好开心,我贫匮的语言已经无法表达我的喜悦之情了。

  I'm very happy!

  @关良 谢谢!!!

对于某些“黑”的思考

  今天因为我手抖,点进了一个叫做“原批”的tag里,本来以为里面只是说讨厌不理智玩家而已,但在看了之后,让人觉得很难受。所以想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。

  首先,对于说女角色只穿了几块布,让mhy反省一下自己还有低龄玩家的。原神是12+欸,12岁应该有个大体的认知了吧?我可能也是特例,我三年级的时候就知道同人文还有生育的必经之路了,可我还是不觉得涩或是穿的少,甚至我除了双子之外最喜欢的还是捂的最多的角色——钟离。有一句鲁迅先生的名言,虽然我这样的人用了可能会玷污了先生,但我还是想送给他们:“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,长大以后也做不了人。”而且,明明现实里都有在宣扬女性主义了,男女平等,明明在现实里喊着穿衣自由,在网上却对自由穿着的女性重拳出击。这难道就是翻版的现实里唯唯诺诺,网络上重拳出击吗?

  其次,对于那些说原神抄袭了手游王者荣耀和动漫《你的名字》的。既然这样,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王者荣耀抄袭了守护平安京?那喜欢玩王者荣耀的朋友也会很不高兴,脾气暴躁一点的可能也会直接怼我开骂。当然,大部分人都会觉得风格和世界观这种东西是不存在抄袭的 ,相同的画面也没办法。难不成你流星坠落你还要画成没有美感的陨石坠落吗?但有的人就是为黑而黑,就算没有黑点,他也会找出黑点。这些人黑的原因,我们无从得知。但既然不知道,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嫉妒呢?毕竟能抱有这么大的恶意,不是嫉妒,就只有恨了

  最后,对于那些因为少量的不理智玩家就上升到理智玩家、角色、游戏甚至游戏制作公司方面的人。对这种人,我只想说:你也变成了你最讨厌的样子,你展现的,就是令你自己厌恶的、非常不理智的、乱骂的样子。

粥粥就好像望着桓钦一样,脑内已经上演了一出戏了(私设粥粥的师兄是唐莲):

  桓钦:应渊……

  唐周:我并非叫应渊,阁下应是认错了。/此人竟与师兄相貌如此相像,实是蹊跷。/

  桓钦:少侠与我故人有些相似之处,我因太过思念友人,一时认错,还请少侠谅解。我还有一事想委托少侠,不知少侠意下如何?/我竟然对着那张脸就叫出来了,我竟然如此想他吗?/

  唐周:还请细说。/刚好可以调查一番。/

  桓钦:近日,我家中常有异事发生,恐是妖邪作乱,又听闻少侠是捉妖师,特此前来拜访,不承想竟在山下遇到少侠。/我这个理由编得真好,我真聪明。/

  唐周:既如此,我现在就去调查一番,烦请阁下带路。

  ………………

  (桓钦将粥粥骗到屋里之后拐到床上酱酱酿酿,完事之后又消除了粥粥的记忆,粥粥第二天醒来之后浑身酸痛难耐,嗓子也沙哑了,却不知道为什么。嘿嘿嘿)

  现在的某种斯解(yjts)一边说着“角色(如莉莉·伊万斯、詹姆·波特、掠夺者、凤凰社和阿不思·邓布利多)又不一定会所有人都喜欢,凭什么不可以说呢?而且我说的可是实话。”然后对角色进行污蔑,或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他们身上,说他们为什么不这样做那样做。一边又对那些说斯内普缺点的人重拳出击。难道这就是对一个人的喜欢吗?如此饭圈?(还有一些莉解等,就不多举例子了)

沙海пусть вино成员(可转载)

沙海пусть вино团队官号:

成员如下:


@霍秀秀 秀秀


@关根 吴邪


@齐黑瞎 黑眼镜


兄弟组:


@刘丧 刘丧


@汪灿 汪灿


沙三角:


@苏万 苏万


@黎簇 黎簇


汪家人:


@苏难 苏难


@汪小媛 沈琼


@梁湾 梁湾


@汪语 汪语


@汪渊 汪渊


@张海客 张海客


张家人:


@张海楼 小张哥


@пусть вино张海瑞 张海瑞


@张秋池 张秋池


@张泠鸢 张泠鸢


@张日山 张日山


11仓:


@白白白昊天 白昊天


@李加乐 李加乐


新月饭店:


@尹南风 尹南风


@管杯子的小罗雀() 罗雀


土夫子:


@夏晨雨 


"它":


@齐羽 


黎家人:


@黎杪 


(正在招人)



澄清

希望某些冤枉我朋友的人能看清这一点,谢谢

糯米团子:

之前由于对关老师了解不足发表了一些针对性不实言论,在此向关老师和沙海全员表示诚挚的歉意。


不会再有类似情况发生了,实在抱歉。


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。


这句话送给自己和一些人。


@沙海пусть вино团队官号 


@关根